新闻中心

《卿卿日常》:看清川夫人对老三的算计,才懂他娶节气姑娘的真相

与心狠手辣、冷血无情的老二相比,老三对待自己的红颜知己们明显温柔得多。

在发现节气姑娘们背着他吃药避孕的时候,他再生气,最狠的惩罚也止于打手板。这要是换成老二,不直接要了节气姑娘们的命,也得折磨得她们生不如死,根本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离家出走,想都不要想。

这一点,从郝葭死里逃生的经历就能得到验证。

对老二来说,女人是向上爬的梯子,是发泄欲望的工具,是用来消遣的宠物,是实现上位者掌控欲与寻找存在感的物件。

至于老三,起初我以为他像老二一样,娶节气姑娘就是为了在她们身上找价值感、存在感,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与自恋情结。

直到看到老三娶董海棠的背后藏着川夫人的算计,我才明白,老三见一个爱一个,非要凑齐“节气红颜”的真实原因。

三少主夫人董海棠

一直觉得海棠嫁给死老三可惜了。

暂且不说老三的极度自恋有多烦人,光是见一个爱一个,爱一个带回家一个的花心大萝卜行径,就够海棠休他八百回了。

可再不愿意忍受,她也无法像节气姑娘们那般,抛下一切洒脱地离开。

至于原因,除了她是老三明媒正娶,入了册的夫人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:海棠的家世一般,没有任性的底气。

论容论貌,论德行性格,海棠配老三那绝对是绰绰有余,可如果从家世背景来看,海棠嫁给老三,却是高攀了。

这一点,细数下新川各位少主的夫人,就一目了然了。

老二的夫人赵芳如,娘家拥有黛川一半的矿山,经济实力与地位可想而知,老二当初娶她就是冲着她娘家的势力去的。

老五的夫人上官婧更不用说,丹川的郡主,丹川一把手的亲妹妹。尊荣地位可想而知。

老六的夫人元英,不仅才情美名九川皆知,最重要的她是金川主唯一的嫡女。暂且抛开老六与元英的合作,不管怎样她如今是老六名义上的妻子。

老七的夫人思思,虽为人内敛,但家财万贯,妥妥的富婆一枚,莹川的一半田产都是她家的,经济实力不次于赵芳如。

再看海棠,来自九川之中最贫瘠的苍川,一不是郡主,二没有万贯家财。否则老三怎会如此放纵,海棠也不会如此忍让。

要知道,赵芳如凭借家世都敢硬刚老二,而老五更是为了上官婧签下了一生不纳妾的保证书,但凡娘家硬气一点,海棠都不至于委屈求全至此。

也就是说,很可能海棠的家世与李薇差不多,所以她不敢一走了之,担心连累了家人。

那么这里就涉及了一个问题:李薇由于出身低微,嫁给老六只能做侧夫人,为什么海棠却能做老三的正夫人呢?

按理说,论受宠的程度,老三是远胜于老六的。

他虽不是嫡出,但自幼丧母之后一直由川夫人亲自抚养。川夫人待他如亲子,新川主更是纵容他在外面胡闹,即便弹劾他的折子都堆成了山,他甚至连晨省请安的规矩都不顾了,老爹新川主却没有一丝不悦,反而维护老三,认为这终究是家事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给老三选妻,即便不是一川的郡主,家世应该也不会太平庸。

况且,老六娶了李薇,新川主与川夫人都觉得委屈他了,可到了老三这里,家世平平的海棠却能稳坐正妻之位。

这显然不合情理。

对于这个问题,我一直心存疑惑,直到看见川夫人叫海棠进宫,询问子嗣问题时说的那句话,我才明白问题出现在了哪里。

川夫人的算计

老三与海棠成婚多年,一直没有子嗣。

为此,川夫人特意将海棠叫去问话。当然,问话是假,安排御医检查身体是真。在得知海棠身体没有问题之后,川夫人先是自语道应该让老三去查查了,随后对海棠说:

“你也是的,身为夫人,老三的子嗣才是你最该关心的,可是你竟然毫不在意,还要我来问。当初,也是看你老实,才把你选了给他,结果你还真是老实,推一把动一把。”

这段话从表面上看,就是婆婆埋怨儿媳不关心儿子子嗣的问题,却透露出了两个关键的信息:

一、老三娶妻,是川夫人一手操办的;

二、川夫人挑中海棠,是因为海棠足够老实。

乍一看这没什么,可有些事,经不住细品。

既然老三是川夫人带大的,川夫人又十分宠爱老三,为什么给老三选妻,却只选老实的,不选更有实力的?

从古至今,为人母在儿子婚姻选择上,都是十分在意与挑剔的,都希望找个门当户对,条件优越,能对儿子事业有帮助的女子。这一点,看老六被指婚金川郡主时,生母和夫人开心的表情就知道。

川夫人也不例外。

她深知,夫人娘家的实力,对少主们在前朝的地位与前途有多大的影响。如果她真的觉得,给少主选妻,老实听话是首要标准,那就不会将当年风头最盛,性格强势,家世最好的赵芳如指给老二了。

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:

川夫人在给老三选妻的时候,压根就不想给老三找个娘家有实力的妻子,故意挑中了家世平平的海棠。

而之所以如此,无非是为了老二的地位。

所有少主中,除了老二,只有老三最受宠,新川主对老三的宠爱与放纵人尽皆知。川夫人担心,一旦老三娶了娘家有实力的夫人,难保不会起异心。就算老三没有野心,她也不希望任何人的风头盖过自己的亲儿子,即便是亲手带大的养子。

说白了,川夫人的心思是:你是我养大的,我既希望你好,可也不希望你太好,尤其是仕途上,你绝对不能威胁到我亲儿子,你的任务就是好好辅佐老二,好好孝顺我。

也因此,出于防范于未然,川夫人刻意为老三找了个出身与实力并不出众的海棠做正妻。

做的永远比说的更接近事实。

川夫人嘴上说得好听,老三是她养大的,她自然在意老三,关心老三,可在事关老三前途的大事上,她却存了不少私心与算计。

保护色

川夫人的心思与算计,老三知道吗?

他不可能不知道。

虽然老三不如老六心思缜密,但他绝不是个傻子。

能在失去了亲生母亲庇护的情况下,安然无恙,不受苛待地长大,还讨了川夫人与新川主的欢心,老三自然不是白给的。

况且,从小待在川夫人身边,他会比任何少主都了解川夫人的为人与喜恶。

只不过,知道又如何,他根本没资格,没理由,也没能力去反抗。

也是因为知道川夫人的心思,所以老三才会尽量避免掺和老二的事,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老二,实在躲不过去,也会像老四一样,附和服从,伏小做低。

他了解老二心胸狭隘的性格,也明白,川夫人的偏爱是有条件、有前提的,一旦他对老二有威胁,或是忤逆了老二,那么他的日子不会比老六好过多少,甚至还可能背上忘恩负义的骂名。

开府之前,有些事可以躲,可开府上朝,被分配到老二手下之后,有些事就躲不了了。

在小心眼的老二眼皮子下讨生活,并不是一件易事。

如果不想被针对,被忌惮,摆在他面前的路只有两条:一是像老四一样,做老二的死忠粉,小跟班;一是让川夫人与老二彻底感受不到任何威胁。

老三选择了后者,而这也是他娶回节气姑娘们的重要原因。

什么样的人,能让老二与川夫人彻底放下戒心?

要么像老七那样,天生跛足,早就出局;要么像老大那样,被发配边疆驻守;要么就是像老三如今这般,贪财好色,只顾吃喝玩乐。

如何体现自己好色?

一两个妾侍显然不够,三四个女人在男尊女卑的新川也不少见,而二十多个就不一样了,那可是真正的沉溺声色了。

也就是说,老三之所以收了这么多红颜知己,是故意营造他不务正业,无心朝政,贪恋美色的形象。这种人设,正是老二与川夫人想要看到的。

一个沉溺于美色又没有野心的少主,自然不会威胁到老二嫡长主的地位。

也因此,川夫人与老二从没有对老三贪财好色的行径表现出任何不满,反而是无限的纵容,毕竟安心比什么都重要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节气姑娘们的存在,就是老三的保护色,也是他的斡旋于兄弟之间,朝堂之上的生存之道。

不要觉得老三没脑子想不到这么多,剧中有很多细节足以证明老三并不简单。

细节一:

老六带着李薇去劝说老三回宫的时候,老三的第一反应是叮嘱海棠远离李薇。之后,海棠对李薇说:“别看他表面跟你活络着,他可特地交代,嫡长主不喜欢六弟,让我也不要与你多来往。

这说明,老三并没有表现出的那么憨,他了解兄弟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,也了解老二的脾气秉性与小肚鸡肠,他不愿为了老六得罪老二,自然也不会让自己成为老二的眼中钉。

细节二:

老六劝说老三时,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三哥不必再韬光养晦,收敛锋芒。”

这说明,老六清楚老三特意收了这么多红颜知己,整日沉溺在花团锦簇的生活中,目的与他装病一样,是韬光养晦,避免卷入权力斗争之中。

而老三的这个选择,效果确实不错。

之后老三与老六走近时,老二曾有过不悦,可老二一想到这个三弟贪财好色的性格,疑心便放了几分,就连老四也会劝说老二,老三就是因为有利可图才会如此的。

也因此,你会发现,无论老三做什么,老二都不曾针对过他。

老二针对老六,是觉得老六有威胁,他需要处处提防,而老三不同,老二打心眼里觉得老三成不了气候,而这种感觉与轻视,就是来源于老三日常沉溺美色的表现。况且,整个新川都知道老三的“花”名,老二又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
不得不说,为了明哲保身,无论是老三,还是之前的老六,都做足了戏,下足了功夫。

写在最后:

生在帝王家,注定了在权力的中心徘徊,作为少主,要么有足够的实力与依仗,保全自己;要么懂得隐忍伪装,斡旋其中明哲保身,否则躲得过明枪,也躲不过暗箭。

节气姑娘们对老三来说,是保护色,亦是一种伪装。

从川夫人让老三娶了出身平庸的海棠开始,老三就明白,他想要远离权力的斗争,想要让川夫人与老二彻底放心,想要过自由自在的日子,单靠曲意逢迎的表决心根本不够。

在他看来,相比于像老四那样,哈着老二,倒不如做个贪财好色,游手好闲的少主来得舒服,所以才有了后来的节气姑娘们。

也因此,他记不住节气姑娘们的名字,不在意她们的感受,原因就在于,本不是真爱,又哪里会付出真心呢。

好在,老三本质不坏,对节气姑娘们还算不错,至少确实是他带她们脱离了颠沛流离,朝不保夕的生活。

如果不是李薇与元英等人,节气姑娘们离开老三,真的难以挺直腰板地活下去。

精彩推荐